贵阳夜生活论坛-贵阳夜网/贵阳最火热的夜生活贵阳桑拿交流平台!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85|回复: 0

新婚夜表妹领先一步老公沦为二手货

[复制链接]

31

主题

0

好友

103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7-5 20:02:33 |显示全部楼层
【导语】圆圆结婚快一年了,但是每次谈起新婚夜当晚的事还是无法释怀。这不,又快到结婚纪念日了吗,圆圆又犯起了嘀咕,该不该原谅老公?因为与老公又有半年没同房了,双方爸妈又催着要孩子,可我总是迈不过这道坎。那么,圆圆所说的坎有多难迈,还是听圆圆自己说端详。
圆圆口述:恋爱三年后,我们走进了婚姻殿堂,表妹婷婷是我的伴娘,表妹是个单亲家庭,她12岁那年,爸爸在一次事故中不幸遇难,之后婷婷的妈妈也没有再改嫁的意思,从此母女俩相依为命。婷婷家原来就是我们的老邻居,搬迁后我们同时选择了同一个小区,同一幢楼,还同一单元,起初她家是二层,因为婷婷妈患有严重的关节炎,于是就和一楼的一对年轻夫妇商量是否可以调换,小两口正觉得一楼私密性不够好有要调换楼层的想法,就这样我和婷婷家又成为了对门的邻居。本来就是亲戚,现在又住的这么近,说是两家其实就跟一家人差不多,我和婷婷也成了最要好的姐妹,住了好长时间其他邻居一直以为我们就是亲姐妹。
婷婷这丫头嘴特好使,我们恋爱的时候就姐夫长姐夫短的,把我老公哄得团团转,老公他们单位每年都安排员工外地疗养,有时他不给我带东西,也忘不了给婷婷带些纪念品回来。显然我们大家都把婷婷当成了亲妹妹,婷婷喜欢撒娇也会撒娇,反正我是学不来,在外人看来婷婷与我老公的关系比我和老公的关系还要近。婷婷人长得漂亮,也会讨巧,就是有点疯疯癫癫不着调,就为这婷婷妈总说“都是一个大姑娘了,还没点正形,像人家圆圆那样稳重该多好。”“得,您饶了我吧,要我像姐姐那样,您还不如用蜡给我封起来。”
结婚前几天婷婷比我还忙,凡是招待客人用的东西都是由她负责采买,新房怎么布置也是她从网上趸来的,她这么一勤快,我倒省了不少心思。婚礼就选在了我们楼后的酒店,婷婷说“离家近,走着不过也就五分钟,谁想看新房酒席散了就可以过来。”婚礼这一天大部分人我们都安排在中午,我的高中和大学同学都定在晚上过来,说没有老人他们可以放得开狂欢。中午的客人都很给面子,即便看出我喝的是白开水也没有人戳穿,可是到了晚上在这帮人面前弄虚作假一定没好果子吃,结果喝的有点多,老公索性不说话了瘫在了椅子上,这时我迷迷糊糊地听婷婷说:“大家喝得正兴,姐姐你继续陪大家,我先把姐夫送回家,然后再过来招呼朋友。”“行,辛苦你把我老公送回去吧。”婷婷和老公走后我们继续喝酒,好在中午的时候我就把当天的酒宴款付清。
之后大家一致同意看新房,我是怎么出的酒店进的家门一概不知,其中还有几个和我一样,说话舌头已经打弯,不过我还没糊涂到认不清家门的程度,就在我推开家门,领着大家看我新房的时候,眼前的一幕把我的酒精浓度驱散的一半,老公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,被子只盖住了下半身,这明显是慌乱之后留下的现场。
我们当中毕竟有没喝多的,发现我家的落地窗帘在抖动,“有人”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,我上前撩开窗帘“婷婷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我看见婷婷没穿好衣服的样子,就明白了一切,我先叫男士出去,让婷婷穿好衣服,这时老公躺在床上依然像个死猪,我抄起桌子上一杯水就朝他脸上泼了过去,老公这时才从迷糊中醒来,他发现自己的上衣不见了忙拽被子掩饰,挡住了上半身却露出大腿,也让我看到了留在床单上的血渍,我知道,不久前几分钟婷婷也破了身,而老公对刚才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。
留在房间里的朋友见此景上前安慰我,但又不知说什么好,只能陆续告退,这都不用“官方”解释,简直就是实况转播。我强忍愤怒送走了朋友,然后三步并两步冲回房间,这时婷婷已近跪在了地上发抖了,不停的说:“姐姐我错了,。..。.我再送姐夫回来的路上他吐了,进门后我想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,可是脱了衣服,我看到姐夫,就有了非分之想,我看姐夫马上醒不过来,你又一时半会回不来,结果发生了这一切。”
我想冲老公发火,可你看他那德行,估计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。听完婷婷叙述后,他也觉得不好意思,我说:“婷婷呀,你看你做的事,坏了我的名声,也毁了你自己的名节,从现在开始你还是个处女吗?我是该不该让你妈妈知道这一切?如果她知道了又会怎么样。不去医院,也得大病一场。还有你把我的老公。..。..”我没说出口,其实我是想说,“我还没怎么着呢,你就把我老公变成了二手货。”我看着婷婷的样子又气又怜,“起来先把衣服穿好要不然冻病了我可不管。”老公这时也彻底酒醒了。房间里除了婷婷的抽泣声听不到别的杂音。这下好了,所有的事都由我一人来扛了。
这时婷婷妈推开门喊:“婷婷该回自己家了吧,你也太不懂事了!”“起来,擦干眼泪再出去”,婷婷出门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仿佛在说:“姐姐你饶了我吧,让我妈知道,我就不好做人了。”回头再来看老公依然像个木头,刚才无语,现在还是无语,因为,他无法解释眼前所发生的一切。
圆圆最后说:“在这段时间里,面对朋友的眼神我的压力很大,我心中的纠结说不清道不白,我想过与婷婷还做不做姐妹?与老公还有没有夫妻之事?甚至还想过离婚。但是这样能结决问题吗?而我这个受害者偏偏有要比别人承受更多的冷嘲热讽,这件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或许每个人都会说要放下、要释怀,估计谁摊上这样的事,就不会这么轻松了。”
【旁白】是啊,在整个事件中圆圆最无辜,躺着也中枪,而射出子弹的是自己的至亲,是自己的好友。她有冤无处诉,有苦无处说。虽然,我站着说话不腰疼,但还是表达了我的意见,“关于婷婷这个表妹你已经把她当做了亲妹妹,要不然你不会让她‘擦干眼泪’你对丈夫也没有怨恨,因为在整个事件中他并不知情,你是把表妹未来的幸福,家庭的和睦都系在自己的身上,做到了最好,现在的问题是,矛盾还在,隐患依存,而你恰恰是引爆这颗问题炸弹的关键人物,你右手是引线,左手是火种选择只有两种,要么你就点燃引爆它让大家都别好过,要么就揪断引线,熄灭火种让它永远成为哑弹,事实上你已经非常明晰孰重孰轻,对此你已经做出了选择,而现在你只需要迈出最关键的一步,那就是肯定自己,肯定自己的选择是对的!你不缺乏勇气和胆量,因为你已经勇敢的面对了,而缺少的仅差那么一点点自信!”我期待着圆圆迈过这道坎,再翻那道梁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贵阳夜生活论坛

GMT+8, 2019-8-20 18:42 , Processed in 0.045009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