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阳夜生活论坛-贵阳夜网/贵阳最火热的夜生活贵阳桑拿交流平台!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84|回复: 0

洞房之夜未落红是我噩梦的开始

[复制链接]

32

主题

0

好友

10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发表于 2018-7-5 19:39:09 |显示全部楼层
  洞房之夜,他忙乎了半天。灯光亮后,他盯着床单看了又看,脸色一下子就转成灰败。我怎么也没想到,新婚之夜成了我噩梦的开始……



  别的女孩子在26岁,就像初夏开出的花朵,新鲜热烈。而我呢,26岁了,却像冬初在树梢翻飞的黄叶子……过去的几年,我恋爱,结婚,离婚。我爱的人离开了我,我不爱的人也离开了我。夜深人静,那种孤单侵入骨髓———可怕的是连个可以怀念的人也没有。

  我爱的人是志坚,而我的前夫是姚成

  几年后的今天,志坚早已结婚生子;姚成再婚也有了女儿。大家单位相邻,低头转角都可以碰见。每遇见一回,我这一天的脾气就会很暴躁。

  离婚后,我住在娘家。姐妹仨挤在一屋,两个妹妹,一个定了婚期,一个正在热恋。我妈脾气坏,一直以为我给她丢了脸,从来也不给我好脸色看。单位效益不好,说是要改制……长期的压抑情绪,使我生理期紊乱,皮肤黯淡无华。那天遇见中学同学,她在采购结婚用品,我们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年纪的人。回去后,家里空无一人,我终于关起门来,放肆哭了一回。
  延伸阅读:菜馆,有人照顾着,生意做得很不错。后来,他还是结婚了。我看家过他妻子,白净倒也白净,是他职高时的同学。他们是在我之前恋爱还是在我之后恋爱的呢?她并不比我强,他却丢了我娶了她。

  想想我这几年,弄得个一无所有。离婚时,姚成母子什么都不给我带出来,我平时穿的衣服被他们胡乱打在一个包里送到我娘家。工厂处于半倒闭状态,能走的人都走了,年轻人几乎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。我也想好好进修,学点东西,但一拿起书想起的不是志坚,就是姚成。起先,妹妹们都还同情我,志坚的事她们不太知道,她们声讨的是姚成。后来,她们各忙各的恋爱。小妹自己有了工作,只有在钱不够用的时候才凑过脸来,跟我讲讲话。离婚不出半年,就传来姚成的婚讯。那个女的胖乎乎的,听说结婚的时候肚子已经很明显了。大家都有了自己的生活,只有我还在晃晃荡荡。

  后来也去相过亲,一个丧偶的准中年男人,头顶开始秃,当我看见他指甲里的泥灰时,忍不住就拔脚走人了。

  有同学在南京,鼓动我去进修声乐,说是有成人本科可以读,但要先培训。我跟父母提了几次,他们总算答应我去。培训了几个月,主办的人说,声乐班招生取消了。退了两千元叫我们回家。大家吵着闹着,但抓过入学协议看,确实有这么一条,说可能遇到停招的事。我用了我妈近两万元钱,还都还不起。那一夜,我坐在秦淮河边哭,整颗心都哭得冷了。我想,我要的只是一份平常简单的幸福,为什么命运偏偏不肯成全我?回到家,工厂已经被另一家公司合并掉。我弄不清我到底能不能生出孩子,在没搞清楚之前,我不愿意也不敢再去相亲。

  生活该怎么继续下去?还会有转机吗?我该怎么办?

  谁都知道爱是唯一的,当你遇到认为对的人,对的事,就会去投入,有一天你发现是自己的错觉,在抚慰自己的伤口时,我依然相信终有一个人在路的那边等待着我!坚强起来,用微笑和自信去重新面对生活和感情吧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贵阳夜生活论坛

GMT+8, 2019-8-24 15:39 , Processed in 0.057624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